Mr.BigCock

特别特别特别懒

[机器人系列其二]2.0

(ಥ﹏ಥ) 我死了

kekeke:

[机器人系列其二]2.0


作者: tomlinsunshin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43216


cp: harry x机器人!louis


授权:作者大大退圈+封笔两年了,也停用了所有社交账号,联系不到TvT,但我真的太喜欢这一篇了,所有的不好都是我的锅,不喜欢看翻译的妹子也请去看原文!不是那种冷冰冰的机器人,真的特别戳心!尤其是这一篇!!


简介:今天是9月15号,星期五,户外19度,而HarryStyles刚刚犯了一生中最大的错误。


 


Ps:高虐预警不是演习,虐点低的妹子就不要看了,我捂着胸口翻完的。


这都能被和谐!!!有小情绪了!!!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84062770490154


“天哪,”Harry说。


在Niall的名字后有6个人挤在屏幕前。当然Niall本人也在他们之中;Liam正被迫坐在Niall腿上而且看上去并没有觉得这个姿势很舒服。这都没什么,以前他们视频的时候Liam也这么干过;但是Nick Grimshaw还有他的妈妈和姐姐也站在后面就很奇怪了。而且,真的。天哪。


他们看上去没有一个因为看见他而开心。Harry开始出汗了。


“你们好,”他过了一会儿才说。当他紧张的话时候语速就更慢了;这声虚弱的问好拖长了三个音节。


Anne向他小小的挥了下手。Gemma咬着自己的唇看上去很悲伤,这对她来说太不寻常了,然后Nick安慰性的搂住了她的肩膀,为了够到还微微抬了抬胳膊。这可能是Harry见过的两个人类之间最尴尬的肢体接触了,Harry本可以笑出声的但是Niall的视线像刀子一样越过10,600英里的网线扎在他身上。


“Harry,”他说。Harry从来没见过他这么认真的样子,两只手指焦虑地来回跳动着,嘴紧紧地抿成一条线。“你的机器人呢?”


“Louis?”Harry皱着眉头。“他二十分钟前出去跑步了,我让他先去。为什么——”


“我们就是想和你谈这个,”Nick打断了他,他的手在Gemma的肩膀上微微抽搐着。“关于它。”


Harry翻了个白眼,试图掩饰心中隐隐的刺痛感。“噢,天,又来,兄弟,你们认真的么,把我妈妈也拽进来——”


“听着,小鬼,”Nick说。Nick只有在他生气或者不舒服的时候才会叫Harry‘小鬼’,而Harry没见过他比现在更不舒服的样子了。“你知道我他妈一点儿也——对不起,Cox女士——不在乎你和你的性爱机器人干什么——抱歉,抱歉——但是,现在,兄弟?太过分了吧。”


Harry皱眉。“什么?”


“Harry,”Niall说,“你跨越半个地球去澳大利亚度假。还是三个半周的长假。一个人。”


“我不是一个人,”Harry说。“我有Lou——”


“如果你说你有Louis的话我发誓我绝对要他妈的——靠,抱歉,Harry的妈妈——越过屏幕给你一拳,Harry,说真的。这跟我一个人飞到中国去呆一个星期而且说,‘噢,我不是一个人,我带了我的电脑’没什么区别。”


“Louis不是一台电脑,”Harry说。他一点也不喜欢现在对话的发展方向;他只想点退出然后明天再给Niall发短信瞎扯点抱怨一下澳大利亚的网络有多差。“你明明知道他是为陪伴而生的。”


“昨天早上5点,”Niall说,“你给我发短信说你爱他。”


Harry停下了。“我,”他说。


“Harry,”Niall说。“那是个机器人。”


“我知道,”Harry说,手盖着自己的脸。“你觉得我不知道么?”


“如果你有一把锤子,”金发继续说,牙套在他张嘴的时候闪了一下,“然后敲进它的头骨,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可能只是个坑。但是如果你用力砸开的话,如果你砸碎那些金属骨骼,撕开它们的橡胶皮肤——”


Harry已经开始难受了。“Niall——”


“它们不会流血。你他妈只会看到电线,Haz。”


“Niall,”Harry说,缓缓闭上了眼睛。“求你别说了。”


Liam第一次开口了。他焦虑地摸着衬衫的第一颗扣子,表情忧伤,眉毛耷拉着。“这只会越来越糟的,Harry。”


Harry猛地看向他。他避开了Harry的视线。


“而且最重要的是,”Niall继续说,“它不是人。它永远不会是人。”


Harry忍受着胸膛中的剧痛。“Louis是人,”他说。Niall摇了摇头,一缕头发坠到了眼前。


“Harry,”他说,“我昨天去和Zayn谈过了,好么?他说这总会发生,人们会被他们的机器人吸引。所以,他,呃,他告诉我,呃——”Niall结结巴巴地说,从镜头前移开了目光。这是第一次他看上去对自己这么不确定。Harry的手心开始出汗了。


“Niall,”他说。


“这是一种综合症,”Niall说,Harry的眼睛随着Liam移出屏幕的时候转向了背景,Liam像素化的眼睛盯着某些Harry视线范围外的东西。“这是最适合的解释而且这就是所有的一切。”


“这不是一种病,”Harry说。他几乎想呵斥出声,但是他不确定该怎么做;他没有对别人做过任何不友善的事,真的。“我喜欢Louis,因为他是一个人。这不奇怪。”


“它是一个复制品,”Niall近乎沉痛但又直言不讳地说。“一个下载到芯片中的电脑程序然后附着到了一个长得像人的机体上。就他妈像放进一个乌龟或者一个鲸鱼里一样,Haz。”


“但他不是,”Harry说,指甲陷进了自己的手掌中。“Louis是独一无二的,而且他有自由的意识。这让他变成一个人类。”


“这就是重点,Haz,”Niall悲伤地说,抬眼直直的看向了镜头。“它不是独一无二的,而且——而且我会向你证明这个因为你已经开始把Louis当成一个真正的朋友了,但它是个机器人,而且——而且你开始和我们断开联系了Haz,而且。天哪,我开始混乱了,我。”他用袖子擦了擦前额。“只是,好吧。看看这儿。”他向后出了边框,对着屏幕外招手。Harry能看到背景里的每一个人,都一脸悲伤的看着他。


Louis进入了他的视野。


Harry僵住了,嘴不受控制的张着。他下意识的抬眼,甩过头去看向Louis的小隔间,看向缠在床边的Louis的充电线,看向他整齐排列在云石台面上的油罐——因为这不可能是真的,因为Louis不在伦敦,他在这里,他和Harry一起在澳大利亚而且他只是出去跑步马上就会回来,他承诺过他会的,他承诺——


“你好,Harry Styles,”屏幕中的Louis说道,然后冲着他微笑。


Harry用手捂住了嘴。他能感觉到压在嘴唇上的手指在颤抖。


“Harry,”Niall说。他听上去如此,如此的难过。Harry从没听到Niall有过这样悲伤的语调。“Harry,Louis曾经是个原型,而且它成功了,所以Zayn拷贝了他的程序。”


Louis笑着看向Harry,脸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隔着千百里的电缆传到Harry耳边。“你好,Harry Styles,”他小声的重复着。


Harry要窒息了。


“那儿有一百个它,就在仓库里,”Niall说。“我见过它们。它们还没有完成,但是我让Zayn先做好了这一个,只是——我只想给你看看。它不是人类,它可以复制无数个——”


“你好,Harry Styles,”屏幕中的Louis说了第三次,Harry震惊的意识到这是他唯一能说的,在Zayn匆忙的编程下他只能说一句话而这唯一一句话就是你好Harry Styles你好Harry Styles你好Harry Styles——


Harry退出了Skype,看着Louis的脸消失在屏幕中,艰难地走回了小小的卧室之后在洗手间里吐出了所有的早饭和午饭。


他气喘吁吁地靠着马桶,嘴里泛酸,汗水从脸上滑落。他唯一能听到的只有一直在耳中轰鸣的‘你好Harry Styles’而他根本不能呼吸他不能呼吸他不能——


 


 


一小时后大门被推开了。Harry坐在床上,行李放在腿上,听到Louis进门的声音时视线空洞的盯着墙壁。外面很吵;Louis总是这样。


“你好,babe!”Louis最近才发现‘babe’这个昵称;他很喜欢说这个,尤其是在Harry抗议道这个词让他想起排球运动员和猪以后。“我回来啦出了一身的汗,这好像没什么意义,为什么不把排汗系统卸载掉,你应该向你的朋友咨询一下这个——”接着是吵闹的冲撞声,Louis足足诅咒了1分半钟才说,“靠,该死的台阶,他妈的每一次都——”


他在门口跳来跳去最后才一脸喜色的进来。“嗨,Hazza,你感觉——为什么你在收拾东西?”


Harry没有从墙上他正在研究的那点移开视线。“我们要走了。”


Louis楞在了门口。“我——离开?离开澳大利亚?Harry,我们还有一周半——”


“我已经订了机票,”Harry说。他的声音毫无感情;他不能把视线从墙上撕下来。“我们一个小时内离开。拿上你的包。”


Louis犹豫了一秒,缓缓地走到Harry面前,强迫他把目光从墙纸移到自己汗湿的T恤上。这至少更有趣些 。“Harry?怎么了?”


“如果我想告诉你的话我会说的,”Harry说。他从来没有这么冷漠过,保持着和Louis的距离,这让机器人有点退缩,震惊的神色闪过之后又恢复正常。


“如果你想这样的话,Harry Styles,”Louis说,之后在去机场的45分钟车程中他们一句话也没说。


 


 


“携带还是托运?”


“请托运,”Harry说。


Louis瞬间看向他。“Harry Styles,”他说,声音很小。Harry没有看他,只是过了安检,在工作人员让他通过的时候回了一个微笑。


“我们将关掉他的电源,先生,”工作人员说。“我可以么?还是您想自己来?”


“你来就行,”Harry说。“我去航站楼找个好位子。”他的袜子里有一颗沙子,摩擦着他的脚趾。他努力把注意集中在沙子上。


“Harry Styles,”Louis又叫了一遍。“Harry,拜托。”他的声音很轻,恳求着。Harry袜子里的沙子太烦人了。


他拿起行李,转身走向候机室。在他离开安检之前回头瞥了Louis几眼。这绝对是个错误。Louis一直在背后盯着他,在工作人员粗鲁的掀起他的T恤的时候双手一动不动地垂在两侧,任他用指甲抠开背上地控制板。他的蓝眼睛被人造的泪水打湿了。


突然Louis挣脱了束缚,跨过传送带冲出了金属探测器,警报声骤然响起。其他入口的安保人员都看了过来,负责Louis的那个工作人员立刻追了过来。


Louis扑到了Harry身上,使劲抓住他屏住了呼吸,把他的墨镜碰到了地上,腿缠在Harry腰上,双臂环抱着他的脖子,然后嘴唇绝望的压在Harry耳边,眼泪都抹在了他的头发上喋喋不休的念叨着。“求你,求你,求你了Harry Styles拜托你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让你这么生气但是求你了求你不要让他强行关掉我,”他呢喃着,声音高而急促想止住泪水但又不停的哽咽。“求求你Harry Styles,这和晚上的休眠期不一样,这很痛而且很可怕只是求求你Harry Styles天哪求你不要让他这么做求你带上我求你求你——”


之后他就被保全从Harry身上拽了下来,那个保全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腕用力向后拖着他。Harry后退了一步,怔怔的看着Louis被两个保全拖到了后面,他们中的一个摸进他的背后打开了控制板,不小心抓破了他人造的皮肤。


工作人员强行扭过他的头,Louis发出了一声高亢的悲鸣,电源被关闭了,双臂无力地垂下,湛蓝的眼睛在一小束火光之后回归空洞。工作人员叹了口气把它叠起来放上了传送带,在它的额头上贴了行李号。当他抬起手的时候,手掌因为Louis留下的泪水泛着水光。


“抱歉先生,”另一个工作人员说,皱着眉头对Harry道歉。“有时候他们对托运会表现得很抗拒。你回家随时可以重置,对吧?不会有任何的记忆或抱怨,这就是我想说的。”


“对,”Harry茫然地说。“对,我——”


他上了飞机蜷缩在自己的位置上粗暴地翻着杂志,他绝对没有在回忆Louis哭泣着抱着他恳求他,没有在脑海中一遍一遍的重播这个场景,耳边也没有轰鸣着Louis高声的痛呼和哭喊,他没有,就是没有。


 


 


他们从大西洋上空的风暴中飞过,然后Harry哭了,就一小会儿,双手捂着嘴压住自己的啜泣声。


机身可怕的晃动着。乘客纷纷摸索着呕吐袋,紧紧靠着椅背,空姐慌乱地收集着打开的饮料。


Louis在储藏室里。他没有可以依靠的东西;他没有可以安慰他的人。Louis害怕密闭的小空间、雷声和孤独,现在Louis在雷暴的时候一个人呆在一个密闭的小空间里。


Harry把纸袋摁在自己湿润的眼睛上,脸贴着舷窗玻璃,祈祷着他们能在降落前坠机。这将是仁慈的解脱,他想。


 


 


他们回到客房后Harry将他展开,把他放在了床上。他在断电的时候没有一点重量;Harry尝试的敲了一下他的胸膛,沉闷的回音在空无一物的胸膛里颤动。


他的脖子上有一个凹痕。Harry颤抖的手指轻轻的抚上那里。他想对着航空公司咆哮直到他们承诺要小心地对待行李;他想跪下来恳求Louis的宽恕直到彻底失声。他想亲吻这些创伤,但是吻一个没有意识的Louis就像强暴一样可怕。


当Harry把手滑进Louis的T恤摁下控制板上的开关后,Louis抽搐着醒了过来,喘息的说了几次‘求你求你求你’,猛烈地咳嗽着,然后一拳打在了Harry脸上。


Harry踉跄地后退了几步,重重地摔在了木地板上。Louis可是钢筋铁骨而他的指关节就更加坚硬了,Harry的头一磕到地上他就发现脸上的血已经住不住了。


他往地板上吐了一口唾沫然后身体前倾,捂着自己抽痛的脸。“操。”


“我不会道歉的,”Louis立刻说,Harry挤到墙边透过指缝看着他,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Louis明显在发抖,床板随着他膝盖的颤动咔咔作响。“我不会这么做的我不会这样你活该天哪——”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当他再次睁开的时候,他明显冷静了些,表情镇定眼神茫然。


“Louis,”Harry含糊地说。他觉得自己的下巴可能骨折了。


Louis盯着他,神色中只有痛苦。“我求过你,”他说。“我他妈在乞求你。”


“Louis,”Harry再次开口,恳求的向他伸出一只手。他现在满是愧疚,愧疚到恶心。


“出去,Harry Styles,”Louis说,面无表情,“否则我发誓下一拳绝对能把你的头从肩上打下去。”


Harry走出自己的客房后关上了门,蹒跚地挪进厨房,从冷藏里拿出一包樱桃压在了自己疼痛难忍的下巴上。


 


 


他之后的假期都在贵到吓人的酒店和几小时车程的遥远酒吧里荒废着。因为Louis他躲着自己的房子,躲着自己的工作,躲着自己的妈妈;因为Louis他躲着Niall、Liam和Nick,而他最不想见到Zayn,也是因为Louis。他躲着那句‘早告诉过你’和脖子上的重击,但是最主要的是,他在逃避那种愧疚感。


这次耗尽他人生积蓄的消费,完全没有给他的生活带来任何便利。


‘能不能他妈的用别的该死的原型’一天晚上他给Zayn发了短信,喝醉了靠在卫生间的小隔间里,在发短信的时候用他的右手给一个陌生人打手枪。‘谁都行除了Louis我恨死你了’


Zayn一小时后回复了他,在他打车回酒店的路上,另一个不同的男人贴在他的颈边。‘我们需要谈谈,兄弟’


这是他有过最糟糕的假期。


 


 


他敲了两次门。“Louis。”


没有人回答。他试着拧了拧门把;已经锁上了。


“Louis,”他说,前额抵在木门上。“Louis,我,我很抱歉。你知道么?我真的真的很抱歉。”


依旧没有回应。Harry走向厨房,在去Zayn最爱的俱乐部之前把自己灌得更醉了。


 


 


“好长时间不见了,”Zayn说。


“我看——看不起你,”Harry含糊地说,头躺在了Zayn腿上。还沉浸在来之前的那杯鸡尾酒里,可能是两杯,还是三杯。他可能醉了。


他声音很大,Zayn哼了哼。“兄弟,”他说,轻轻地把他的头从自己腿上移开了一些。“你喝多了。”


Harry不这么想。“我不同意,”他说,接着,“你为我毁了Louis而现在,现在他,现在‘它’,不和我说话了。”


“他从回来以后就没有和你说过话?”Zayn的手穿过他汗湿的卷发,Harry舒服的哼了哼。


“一句都没有,”他说,转过头脸朝上盯着俱乐部里灰色的天花板。“每次我想和它说话,它就会打我。我因为下巴错位去看过医生。”


Harry感觉到Zayn皱眉了。“Harry,这不安全。你不能和一个不稳定的机器人住在一起。”


Harry悲伤地叹了口气。“他永远都不会原谅我了,Zayn,”他嘟囔着。“永远永远不会。我好想他,你知道么?我想它。妈的。”


“Harry,”Zayn说,“你知道你能改变这个情况,对吧?”


“不,我不能,”Harry愁眉苦脸地说。“我尽了全力,Zayn,Zayn,全力。我写过信做过蛋糕在他的门口唱苦情歌我做了所有事。”


“所以你思维混乱了,嗯?”Zayn耸了耸肩,差点把Harry从他腿上晃下去。“就像你在电子游戏里输掉整个人生一样,哥们。你只要——重新开始。”


Harry盯着他,嘴微张着。Zayn叹了口气弹了弹他的鼻子。“重启啊,你个哭昏了头的傻瓜。这就是它存在的意义。摁住十秒,然后就会恢复出厂设置了,你可以继续和你那可爱又奇怪的机器人上床。它还是你的Louis,但是更好。更友善。Louis 2.0。”


Harry皱着眉。“我——我们——没有,”他说,尽力争辩。


Zayn并不相信他。“随你,哥们。我只是说说。只要确定你摁了十秒,这跟我几个月前做的不一样。”


Harry笨拙的用自己的手指默默地数了十秒,Perrie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灿烂的笑着。她今天的发色是明亮的黄色,在昏暗的俱乐部里泛着柔和的光。“Zayn,”她愉快的喊着,一把抓过他的头发,“来跳舞。”


Zayn不满的说:“我不会。”


“那我就贴着你跳,你可以只是站在那儿享受,”Perrie开心的说,把Harry从Zayn腿上赶了下去拽着Zayn去了舞池。


Harry调整了一下姿势占据了整个沙发,凄凉的看着她带着Zayn挤进人群中。“操——操,”他含含糊糊地说,干了剩下的酒。还有Zayn的。给自己壮胆。


 


 


他晚上踉跄的挪进客房时已经完全醉了。钥匙已经不管用了——可能Louis趁Harry不在的时候把门锁掰的变形了——所以他拿出冰箱旁边的螺丝刀强行撬开了锁,在刺耳的金属碰撞声中拍开了门。


房间已经完全毁了。灯泡的碎片埋在撕毁的地毯里。墙上的壁画被拽了下来扯成零散的布条;床头柜的抽屉摔在墙边,里面的护肤品和洗发水都掉了出来黏腻的液体滴了一地。


这场破坏中有一种诡异的秩序,就好像Louis在房间里走动着有条不紊的把所有东西一件一件的毁灭。这对他来说太‘机械’了;Harry恍惚中怀疑一周多没有人的陪伴,他意识中的机器部分占了上风。


Harry咯吱咯吱的踩过破碎的玻璃看向了在房间另一头的大床。Louis蜷缩在玫瑰绣花的被子里,充电线连接着他的上臂和插座,脸颊埋在柔软的枕头中,刘海在额头上轻柔的散落着。


这是9天来Harry第一次看到Louis,他看上去比Harry最后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平和了太多。神情放松而平静,嘴唇微张着,长长的睫毛垂在他精致的颧骨上。


Harry只是楞在那儿看了一分钟,感受着他的气息,双手犹豫不决地放在了他的身上。然后他动了起来,爬上了床双膝跨在Louis身体两侧,手滑进了被子卷起Louis背上柔软的棉质T恤,这是Harry在他搬进来一周后买给他的,就因为上面写着‘St.Louis’而Harry又是一个愚蠢又感性的混蛋。


他打开了控制板停顿片刻,手指在那个光滑的塑料按钮上打转,跪坐了下来犹豫了一会儿,手搭在Louis背上。


之后他亲吻着Louis肩头冰冷的皮肤同时摁下了电源开关下面那个小小的按钮,贴着他的肩膀轻声地倒数着,唇抵在他的肌肤上,123456——


为了保险他数到了13.


机器人的运作声停止了。一瞬间,整个房间坠入了无边的沉默,只有Harry湿热的呼吸;然后Louis发出了尖锐的哔哔声重启了,四肢摊在被子里。他的肤色不稳定的变化着褪成奶白之后又变回了正常的小麦色,身上的纹身消失了。


Louis2.0。


Harry发出了一些含糊的哼声扶着墙跌跌撞撞的蹭回了自己的房间,缩进自己的被子里把头埋进枕头,还没有来得及脱鞋就睡着了。


 


 


他醒来的时候口水都流到了下巴上,头痛欲裂,一种揪心的恐惧感让他本能地蜷缩着,手捂着嘴以防自己吐出来,他能感觉到恶心感已经涌到嗓子眼了。


当他终于再次抬起头,视线聚焦在了床头柜上。上面放着一杯冰水,凝结的水珠从杯壁滑落,旁边有两颗镇痛药,正用心的放在一张纸巾上。


这让他有点恍惚。他花了一分钟努力运转自己混乱的大脑,试图想起,试图回忆着——


“靠,”Harry嘟囔着,飞快地爬下了床踉跄的冲出了房间,一路上撞翻了好几件家具。


走廊昏暗而安静。Harry顺着地毯摸索着前进,一只手抓着自己的胃,另一只绝望地向前摸索着。那可能只是个梦,只是个噩梦,只是一场痛苦失措的醉后妄想——


客房的门开着。Harry的心跌入了海底。


当他终于犹豫地探头看了进去时,他发现整个房间完全整理干净了。画框好好的挂在墙上,上面的画也重新黏在了一起,令人悲伤的布片小心的藏在木架里;洗发水被擦干净,抽屉回归原处,灯泡的碎片也不见了。


床是空的,被子整整齐齐的叠好,就像酒店里的一样。Harry用力地咽了口唾沫。


突然厨房里传来了叮叮当当的陶瓷声。


“噢,靠,”Harry说,用力的摁着自己的眼睛直到出现眩晕的色块。


Harry缓缓地走下了走廊,脚步比之前还要慢。他用颤抖的手扶着墙纸,用力咬着下唇,而另一只手死死地攥着腰带。‘求你恨我’,他想,一种介于咳嗽和呜咽之间的声音卡在嗓子眼中,快要窒息。求你恨我求你恨我求你——


Louis站在水池旁边,正踮着脚尖整理橱柜,背对着门。Harry只是楞楞的站在那儿,盯着Louis努力摸到橱柜最上层时伸展的金属脊椎,他的人造肌肉被这个动作牵拉着。


求你恨我,他想,用指关节轻轻地敲了敲开着的门。求你恨我,求你记得我做过什么求你记得你恨我求你——


Louis转过身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眼角的笑纹蔓延开来。


“你好,”他说,眼睛清澈明亮。他在牛仔裤上擦了擦手,把手伸向了Harry。“我是Louis。你是Harry Styles么?”


“天哪,”Harry说,转过身去,颤抖的双手交叉着压在了嘴上。“我的天哪。”


Harry听到了当Louis坐在什么东西上时身后叮叮当当的响动。“有什么不对的么?”


今天是9月15号,星期五,户外19度,而Harry Styles刚刚犯了一生中最大的错误。


“没事,”他一手攥着拳捂在嘴边,想让自己冷静下来。想让自己的身体停止颤抖。“没事,我很好。”


“太好了,”Louis开心地说。当Harry转过身去的时候,它笑了,白白的牙齿和弯起的双眼彰显着它的好心情。T恤领口垂了下来,露出了锁骨上的花体字,墨迹刺满双肩之间。Harry瞥到了一个what,又在Louis转回橱柜的时候看清了it is,而——噢。天哪。


“新纹身,”Harry说。他的声音无比沙哑。


“这个?”Louis向下看。“这就是事实(It is what it is)。唔。”它眼角完美的褶皱加深了一会儿,又在它抬眼的时候消失了,轻轻一笑。“你喜欢它?”


Harry笨拙的忍着自己奔涌而出的泪水,缓缓点头。


“嗯,”Louis哼了哼,小幅地转过身来,得意洋洋地看着他。“你在试图跟我调情么,Harry Styles?”


Harry抬起手用力抹过自己的脸,尽全力不要哭出来。





评论

热度(26)

  1. Mr.BigCockkekeke 转载了此文字
    (ಥ﹏ಥ) 我死了